孟醒石的诗

2017/2/28 23:58:00


孟醒石的诗
 
《中山装》
 
月光是洗衣粉,洒向大海
风在礁石上揉搓着藏蓝色的中山装
泡沫翻腾,一边膨胀一边破碎
 
穿这件衣服的人,书生意气
用白粉笔臧否黑暗,在黑板上阐释光明
而我们的目光是黑板擦,拂去了所有的浪花
 
繁星是粉笔灰,纷纷落下
只剩下深夜,比大海还辽阔
足够裁剪成千百件工装,排成方阵接受检阅
 
激昂的口号声中,先生不见了
那件中山装,漂浮在西太平洋
波涛起伏,修补着袖子上的破洞
 
新浪潮中,一只海鸥翱翔,俯冲过来
像当年那个粉笔头,击中我的脑门
提醒我不要走神,不要在历史课上睡过去
 
2014年11月22日
 
 
《澎湃》
 
一朵浪花梦想长出鱼骨和鱼翅
成为独立的个体在大海中畅游
想去哪儿去哪儿,不管顺流逆流
 
一朵浪花梦想有一颗柔软的心
藏在坚硬美丽的贝壳中
每当海鸥鸣叫,灵魂就探出头
 
有一天,梦想真的实现了
一朵浪花独自醉倒在沙滩上
夕阳照耀下,像皇冠螺闪着炫丽的光
 
等待一个女孩将它捡回家
再变成一滴滴泪
从眼睛里流出来……
 
潮水却冲上岸,把浪花拉回大海
裹挟在澎湃的集体里
自己噙着自己,亦步亦趋
 
2014年10月31日
 
 
《追问》
 
 
为什么石斑鱼、金枪鱼、马鲛鱼、红笛鲷、鲣鱼、飞鱼
这些鲜美的肉,暗藏着骨刺
为什么牡蛎、马蹄螺、贻贝、江珧、扇贝、文蛤、锥螺
这些娇嫩的心,全用坚硬的壳包裹着
而那些柔软的珊瑚虫,却要把自己变硬
 
多少生命在幽暗中绞尽脑汁,难道只是为了活着?
大风吹响苍穹——这个法螺,究竟想干什么?
南海沉默,深不可测
浪潮不厌其烦,一遍一遍追问着
 
2014年10月31日
 
 
《植物记》
 
深秋,从萧条的北方
飞抵海南,热风扑面而来
椰树、榕树、香蕉树、槟榔树、滴水观音
满眼尽是浓厚的绿
南北两地强烈的反差,令我深呼吸
 
在海南六日,没下一滴雨
空气仍饱含湿润的水滴
叶脉中藏着大海的浪花
菠罗密、木瓜、杨桃、苦丁、可可
我以为这漫山遍野的植物
靠深呼吸就能长大,长相厮守
 
直到我看见园林工人
用罐车给绿化带浇水
玫瑰园的玫瑰,大面积凋谢
才知道海南岛也分雨季和旱季
热带雨林,各种植物,都有枯荣
我大多不认识,叫不上名字
它们肝胆相照,自成谱系
 
2014年10月26日
 
 
《月光》
 
大地是一张滤纸,只有液体才能渗入隐秘的地心
为此,乌云不惜冷却为雷雨,白雪不惜融化成黑水
你空有一腔热血,却无法冲破肌肤
我白有半瓶墨水,却只能临摹仿宋
文章写了三分之二,假话已经满溢出来
像月光一样明亮轻飘,浮在历代史书文选上
怎么也渗不下去,何谈力透纸背?
 
2014年11月17日
 
 
《重上枝头》
 
叶子为了飞翔
挣脱大树的怀抱,容颜憔悴方换来自由之身
 
寒风将其送到高速路口,却没有搭上回乡的汽车
汽车太快了,叶子翻飞着怎么招手也不停
 
累了,就躺在路边喘息
幻想和根抱在一起,羞红了脸
 
而车轮飞驰,无视落叶的存在
从叶脉直接碾轧过去
 
落叶立即反弹起来,像蝴蝶翩翩起舞
刚落在地上,又被后面的汽车碾轧
 
如此反复飞起和落下,变成碎屑
寒风将其掩埋在泥土中。等明年重上枝头
 
2014年10月25日
 
 
《绝望》
 
有人读几本书,七窍都通了,八面玲珑
我读了三十年书,仍然是个闷葫芦
 
最初在田字格里萌芽,一笔一画
歪歪扭扭,渴望长成参天大树
 
谁知只能攀附空空的竹竿,爬上花架子
大头朝下,把自己吊在纤细的藤蔓上
 
直到青涩的表皮,变成坚硬木质
任凭谁把我暗藏的种子掏空,我也不说
 
用烙铁烫画,拿尖刀雕刻,无端被工艺加身
这种绝望,谁又谁能懂得?
 
2014年10月18日
 
 
《浪漫》
 
关灯之后,屋子彻底黑了下来
看不见屋顶,不用担心天花板上的钢筋水泥
塌下来将我们压扁。是的
黑暗有时让我们忘记危险
忘记高悬在头顶上方的利剑
反而甘心享受这种静谧,并称之为浪漫
对钢筋、水泥来说,它们的结合只是开始
浪漫的极致就是:有朝一日不用强拆
而自然坍塌
把睡在里面的噩梦压扁,从肉体挤出
 
2014年11月17日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