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天鸿

2016/4/6 0:00:00

           

沈天鸿,安徽望江人。安徽省作协副主席、诗歌创委会主任。中国作协会员。安徽省报纸副刊研究会副会长。安徽省散文随笔学会名誉会长。高级编辑。兼职教授。主要作品有诗集《沈天鸿抒情诗选》、《另一种阳光》、《我和世界》;散文集《梦的叫喊》、《访问自己》;文学理论集《现代诗学》等。主编有《青少年必读的当代精品美文丛书(2012敦煌文艺出版社)20卷。 大陆、港、台40多家出版社出版的《新中国60年文学大系》、《中国当代诗歌经典》、《中国新时期文学研究资料汇编》、《中国现代名诗三百首》、《中国诗选》、《当代散文精萃》、《第三代诗新编》等多种选本收有其作品。

 

 

沈天鸿的诗

 

                      

最初的日子无人记得

造物闪耀,第一次的诞生就是

最后的诞生

先是肉体,然后才有可能到达

那无形却又区分一切

决定一切的

欢乐或痛苦的灵魂

 

开始的声音本能地正确

接着学会词语、句法

学会喝下水,甚至喝下波浪

观看白昼与黑夜——

被阳光照耀,但不能凝视

成了习惯的,是在夜里醒来

躺在黑暗的床上凝视黑暗

 

影子在渐渐长大

影子和人一样,不妨碍地面

仅仅出现在某某时间和地点

空洞无物,却是它的本体

某个人真实与活着的证明

亲近并穿越青草、树木而移动

——影子是唯一没有阴影之物

 

保持平衡。运动中的平衡

矛盾和分裂中的平衡

这是一生的练习,比占有和征服

更重要而必须

否则,道路就毫无意义

但必须记住:只有在不真实中

心灵才可能变得崇高

锋利而明亮,击打着你的形体

 

 

  

 

故乡春雨正纵横,

百感还如野草生。

远岫微茫龙有恙,

平川迢递鹤无声。

乱云依树怜新绿?

旧月怀人恨未晴。

我欲长竿钓虹霓,

坐看潮长与天平。

 

 

 雨中花令  清明

 

花落尽、难停冷雨,

不定鹃声。

草色离离有泪,

波光衮衮无情。

听风听水,看碑看树,

春已零星。

 

寒入骨、这般天气,

甚种人生?

汉恨唐愁渺渺,

千岩万壑青青。

一群归燕,几枝疏柳,

格外分明。

 

 

 致春天

 

冬天过去了,世界只剩下了春天

但花草还没有生长

隐藏在种子和根里,需要

温暖的天气,需要

没有雨水时我们浇灌的水

春色那样流淌

 

季节完成了转折

本质没有变

当花草长出,本质也没有变

让我们带春天走吧

永远带着它,即使

时间变成了夏,变成了秋

 

 

腊月十五

 

月圆之夜。刚刚下过雪

大地现在是月光和雪的废墟

 

独一无二的废墟:洁净,安宁

阴影都安静下来了,在洁净的背后

 

侧面,避免成为火。某栋楼房里

有个婴儿不知道自己在哭泣地

哭泣

 

这样的月圆就像一种离别:

又一年即将告别尘世,仅仅保留

 

炎热过也冰冻过的世间的梦想

正如阳台上的花草,在月光中



也在堆积的雪里,仿佛

唯有寒冷的月光和雪

最拥有母性

 

 

花亭湖

 

中午静谧。风刚做完梦

浪花还在开

一朵  两朵  三朵……

越开越小 

和陆地上越开越大的花

这么不同  又这么相似

——越开  越温柔

 

我不开花。也不可能开花

我非花  非叶

非身边的一切

我只是在看

波浪白茫茫一生中

白茫茫的这一瞬 

和那一瞬

 

山在水面上  也在

水面的四周和水面之下

——这是湖  也是水库

这湖  这水  这山  这浪花

都叫做“大地”

一个统一的名字  最后的名字

我从这名字中提前看见

水枯  石出

 

    注: 花亭湖,在安徽太湖县。原名“ 花凉亭水库”。

 

 

敬亭山

 

在这坐过的人已无痕迹

绿雪满山,春色和寒意

都如此葳蕤

每天的露珠,彗星一样

在同一个梦中

不被看见就倏然消失

 

第一次来,为何充满了怀念?

怀念不都是旧的吗

这些树,这些草,这些石头、亭子

一直在我之外,第一次看见我

并且断定:永不逃走的

只有它们自己

 

它们都属于敬亭山。我例外

仅仅在山上的那片刻

我长出叶子,混淆于遍山绿雪

下山时这些叶子就全都消失了——

山下,春风浩荡,吹向夏天

没有人能控制它的速度

 

 

事物要求辨认

                

  1

 

没有月光的夜,一片黑暗!

树林里更黑

河水,反射着幽幽的

黑色的光芒!

所有的事物都在其自身中消失了

比我想象的更为彻底

它们现在因为模糊而抹去了

平时必不可少的界线

一棵路边的树

像一个人,边走边唱着

它自己的歌

 

事物进入黑暗

是要求重新辨认

是可知的变成未知的

而且不断变化着

创造出更多的事物

丰富了我们这个世界

也丰富了我们的感觉和迷惑

——迷惑和澄清是一体

正如夜和白昼、影子

和本体

 

事物在黑暗里哼哼着

那是些隐秘的

非人类的声音

我们熟悉它,却不了解它

甚至常常不知道那就是召唤

是事物的号角,响彻寰宇

召唤着听者、解释者

和心灵的伴奏者

像初生的树枝召唤它的森林①

史前的呼喊寻找它

悠久的回音 

 

   辛博尔斯卡有“‘森林’一词所召唤的树枝”诗句。

 

  2

 

但我什么也不能说

什么也不能说出!

我看见那些曾经存在过的事物

在眼前之物中升起、叠加

如正存在之物的灵魂

它们如何辨认?

 

有人在它们之中生活过吗?

即使有过,人的气味

也已经消散

它们比眼前处于黑暗中的事物

更加不真实

更加在诱惑的琴弦上

不停地弹奏

 

逝去之物

有时会比眼前之物更重要

它直接通向

我们的心灵之地

 

 3

 

辨认可以实现但不可能完成

最终的问题是:

你将如何辨认

处于黑暗中的你自己?

 

月光出现,事物有了轮廓

开始成为朦胧的立体

可这除了说明时间在推移

没有任何帮助

“生活就是辨认”

年迈于我们的这个问题

并没有因为月光而转过身去

相反,它现在直接面对我们

说:我就在这里!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