敕勒川

2013/3/27 0:00:00

                       

敕勒川,原名王建军,1967年出生,作品散见《诗刊》、《人民文学》、《扬子江诗刊》、《星星诗刊》、《诗歌月刊》、《北京文学》、《中国诗歌》、《草原》、《散文》、《光明日报》、《上海诗人》、《诗选刊》、《诗潮》、《雪莲》、《百花园•中外读点》、《青年文摘》、《读者》等,作品入选《中国诗歌精选》、《中国散文诗精选》、《中国微型小说精选》、《中国年度诗歌》、《中国诗歌年选》、《文学精品•诗歌卷》、《中国最佳诗歌》、《21世纪中国文学大系.诗歌卷》、《新世纪中国诗典(2001—2010)》、《2011年中国诗歌排行榜》等多种年选诗选,获《诗刊》2010年度青年诗人奖,多次获《人民文学》、《诗刊》、中国诗歌学会、《光明日报》、《诗歌月刊》等诗歌大赛奖,出版有诗集《风提着一朵花走了》、《纸上的大风》。现居内蒙古呼和浩特市。

 

诗歌作品:

 

母亲盐

  

朴素,沉默,总是躲在家里最不起眼的角落

被生活的烟火一再锤炼,让一棵白菜

脱胎换骨,让一枚土豆意味深长……

 

一粒盐,坚守着永远不变的承诺

永远独自守着生活的咸、苦、涩,把生活

最美的滋味加倍地给你

 

从不知道恨是什么,给你的永远是爱,是

整整一生的牵挂,让家

有一个家的味道——

 

家的味道,就是母亲的味道,就是一粒盐

历尽世态炎凉后,仍然为你留着

温暖的怀抱

 

煎熬就不说了,千难万险

也不说了,甚至,一颗破碎的心

一粒盐也从没有说过啊

 

多少年了,我一直分不清,到底是一粒盐

在母亲的手掌上跳动、闪烁,还是母亲

在一粒盐中蹒跚、劳作……

 

只知道,母亲的霜发,闪烁着一粒盐

无法言说的

疼痛

 

一粒盐,从不曾停下忙碌的身影——

那是母亲的爱,住到我们身体里

就再也不会离开

 

雕花的木椅

  

似乎天空、大地和斧头……已与它

无关,所有的伤口

都被抹平,抛光,幻化成了

永恒的花朵——

 

一把雕花的木椅,被人

从众多的木椅中分离出来,安静得

不能再安静,像一颗

过分安于命运的心:孤独,无奈……被一粒尘埃

反复敲打——

 

太古老了,那些疼痛……一把雕花的木椅

已不再是一把木椅,除了时光

已没有人敢

轻易

落座……

 

巷子深处的小寺

 

一直记得那条巷子,记得那条巷子的

窄小与老旧,斑驳与寂静……

偶尔走过的一两个人,像是对小巷

礼节性的安慰

 

在这个熙攘喧嚣的时代,一条小巷

像是对抗,又像是逃避,被一个同病相怜的人

反复打量,仔细斟酌……哦,生活日新月异

那些朴素的事物已不多见

 

一棵高大的槐树后面,一座小小的寺庙

轻描淡写地坐落着,门

半开着,像是阻拦,又像是

邀请

 

一座小寺躲在幽深的巷子里

由此我确信,有些神

就一直生活在我们中间

因为相识,被我们将信将疑,一再忽视

 

请不要惊动那个婴儿洁净轻柔的睡眠……

 

路边的树荫下,那个婴儿安静地

躺在婴儿车里,怯生生的样子

似乎承受不住树影的轻抚

 

蓝色的车篷仿佛是微缩的天空

是的,他还小,他还用不着

太高太远太辽阔的天空

 

树叶间漏下的阳光,小松鼠一样

在他的身上跳动,他睡得多么香甜,仿佛

周围的喧嚣只是为了衬托他的安静

 

哦,请不要惊动那个婴儿洁净轻柔的睡眠……

要轻些,再轻些

世界,和我……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