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轻松

2013/3/25 0:00:00

            

 

辽宁凌海人,女,毕业于某卫生学校及中央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现供职于沈阳市文化局,专业编剧。沈阳市作协副主席,辽宁省新诗学会副会长。1981年开始发表作品。2008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在《南方周末》开辟个人专栏,列入《北京文学》主办的中国当代最新文学排行榜,连续多年入选各类年选。已出版诗集《垂落之姿》、《李轻松诗歌》,散文随笔集《女性意识》,长篇小说《花街》、《心碎》、《风中的蝴蝶》等十余部,诗剧《向日葵》,影视作品若干。曾参加过诗刊社第十八届青春诗会;荣获第五届华文青年诗人奖;2007-2008年度首都师范大学驻校诗人;2008年中国最佳诗歌奖、年度优秀诗人奖。

 

诗歌作品:

 

《精神漫游》

总有一天,我们会被什么毁坏

这并不比活着残忍,不比爱残忍。

我们的眼睛有一些生活的锈迹

顺着回忆在变红、封闭,无法打开。

有一处伤疤,天一阴,它就疼

一种精神的纳粹,排斥着风

被什么永久地隔膜,

最终我们将从正常回归异端

被扭曲的心,终将被精神病所抚慰

这是我理想中最精华的部分

一个国度,绝对的自由与绝对的孤独

一种亢奋与萎靡的风尚

阴影一样随我左右

自恋是一朵异己的奇葩

历史的片段,就是一把刀不声不响地

从暗处抽出,它斩断我们的恋情不著痕迹

 

《与云相亲》

 

不必计较我怎样出场,以什么形状

耳朵一直在落差中轰鸣

我深陷云海,像黑夜一样下沉。

有太多的云朵来不及收藏命运

那里面是否有我童年的声音在飞散

一些安身于草木的石头

喊出它时,心已破碎

我希望落到最低,获得平静的心跳

是什么把我分离得太远?

我不忍说出隐在我心底的寓言

像所有的秘密都失去了风一样

一片云,它是多么虚无!它曾与我隔着

多少树木与阴影?有什么被它裹走

使我对故乡有一种可有可无的随意

连温暖都找到了依据

有一种感恩一点都没有散落

在云南,我触摸到了云,并与之肌肤相亲

我第一次对自己的身体有了具体的哀怨

使我默认了,我是她自由的姐妹或女儿

我无法叫自己停下来,看一看

内心里被蜕化的部分。因为我童年的

梦想还在里头,我早已失去了飞翔的钥匙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