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仁琪琪格

2013/3/23 0:00:00

                 

娜仁琪琪格  蒙古族,70年代生,辽宁朝阳人,现居北京。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在《人民文学》《诗刊》《诗歌月刊》《诗选刊》《星星》《诗潮》《诗林》《北京文学》《青年文学》《十月》等发表作品,入选《中国诗歌年选》《中国最佳诗歌》《中国诗歌精选》《中国年度诗歌》《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年度选》《中国诗歌排行榜》《中国年度优秀诗歌》《21世纪中国文学大系·诗歌》《中国新诗年鉴》《中国儿童文学年选》《中国初中生阅读年选》《世界华语文学作品精选》等年选及《中国当代少数民族女诗人诗选》《21世纪诗歌排行榜》《新世纪中国诗典》等多种选本。诗集《在时光的鳞片上》入选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2010年卷。参加诗刊社第22届“青春诗会”。获得第七届辽宁文学奖青年作家奖、2009年冰心儿童文学奖、《儿童文学》2010年度“全国十大魅力诗人”称号、《现代青年》2012年最受读者喜欢的“十大青年诗人”等多种奖项。

 

代表作:

 

我有我的九万里山河

 

请原谅  我依然写诗

依然在这个尘世上忙碌与热爱

 

就像雪花的飘落  来自生命的天空

热爱  这样的舞蹈与洁白

就像春天的花朵  来自自然的风和雨

喜欢  这样的明媚与灿烂

就像山川  就像河流

就像天上的太阳  水里的月亮

也像夏夜的萤火虫  九月的山菊花

……

 

该来时自然来  该走时自然走

你有你的八千里平川  我有我的九万里山河

呵呵  就是这样

 

轻轻抚摸大地的皮毛

 

这是大地柔软的皮毛  我不仅感到了

它的暖  我伸出手去 

轻轻抚摸  一万亩草地在

倾俯  它是如此地温软与柔顺 

我看见一千九百九十九只狮子 

在沉睡

 

而我多想躺下身来  在这宽厚与沉稳之上

晒太阳  做梦——

或者我什么都不想  闭上双眼

只管晒太阳  如果蝴蝶来了

我也不理  如果哪一朵小花

突然开口说话  我也只是伸出食指

放在嘴边  示意它小声点儿

声音还要再小一点儿 

 

此时我是慵懒的  把一个小女子的慵懒

散淡  舒缓  统统拿出来  

我就要在大地的皮毛之上 

侧卧着身子  看风景 

听那一千九百九十九只狮子的

梦呓与鼾声——  

 

我伸出手  轻轻抚摸它们的皮毛

 

种下一首诗  就是我们的一生

        

这天与地  这人流往来的地方

都是我们的桃花源  我们不种菊花

不见南山  我们种下春天的草木

种下花鸟  种下满天下的大好河山

 

种下云朵  在天上开花

种下细雨  滋生万物

种下微风  传送花香

种下月光的同时  也种下蝉鸣

种下缓慢走着的爱  种下一盏灯光的明亮

 

亲爱的  我们种下北极熊吧

它们的样子多么可爱  种下南极的企鹅

绅士一般在雪地上行走  种下一对企鹅的爱

种下它们笨笨的样子

春暖啊  天光倾泄  冰川融化  

潋滟的波光  奔涌的鱼潮   

那便是一对企鹅的天堂 

 

这天与地  这人流往来的地方

都是我们的桃花源  我们栽花  我们植树

我们引来山泉  就有了流水

我们搭上石桥  就有了风光

 

种下一首诗啊  就是我们的一生

 

身体中的梨花

 

一声鸟鸣素白如雪  唤醒她身体中的

梨花  她一睁眼  便看到了阳光的

明亮  不再等待什么

她起身  赶往她的绽放

 

草在绿着  一天盛过一天

花儿红的红  黄的黄  紫的紫

蓝的蓝  那些没有来到尘世的

她们正赶在路上

 

那些比绿草还绿的  是水

那些比风儿还柔的  是水

那些比鸟儿飞得还高的  也是水

她们以云的形式  飘荡或奔流

 

她的梨花  先是开出一条河的清澈

叫大凌河  再开出一个村庄的纯朴

叫香磨村  她素白洁净  不张扬

却开出一大朵一大朵的白   一树一树的白

一个村庄的白  那玉质的剔透与晶莹 

是整个大辽西的底色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