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朗李寒

2013/3/23 0:00:00

                               

李寒,字树冬,笔名晴朗,网名晴朗李寒。诗人,译者,编辑。1970年10月23日生于河北省河间市景和镇方雅莪村,1992年毕业于河北师范学院外语系俄语专业。1993年-2001年在俄罗斯担任翻译工作。1999年与同仁创办民间报纸《诗魂》。自1990年起已在《诗刊》《诗神》《星星》《诗歌月刊》《扬子江诗刊》《译林》《读者》《青年参考》《喜剧世界》《女子文学》《诗潮》《百花园》等报刊发表诗歌、散文、小说及大量译作,作品多次被《读者》《青年文摘》《青年博览》《小小说选刊》《中外期刊文萃》等文摘报刊转载。2005年5月,出版《俄罗斯当代女诗人诗选》,合译《俄罗斯当代诗选》。曾参加诗刊社2005年第21届青春诗会,主编《青春21》。现主要从事汉语诗歌写作,俄罗斯20世纪60-80年代出生诗人作品以及俄罗斯小小说的译介工作。

 

诗歌作品:

 

中年之境

 

时光之刃锋利,

比十年前,身高被削减了

两公分。

它还悄悄剔除记忆,让年少熟读的诗句,

脱口即出的名字,

突然,夭折在了唇边。

一部电影看到中途,我轻易

猜出了它的结局,

一本书,读到一半,我便知晓了

主人公的命运。

而对自己下一刻,

我怎么从来不能预知?

鬓角秋霜渐深,胸中块垒未散。

我不敢说,能以平常之心

迎接衰老的到来。

还有那么多不舍,那么多的怕和爱。

心量不够宽广,

年岁越长,越发执拗。

我相信,坚硬的枪口面对鲜花

也会变得柔软。

阳光已越过头顶,温和地,

斜照着我的右肩。

血,是热的。心气,丝毫未减。

三十年后,会有人指着我说:

瞧,这个矮小的倔老头儿,

他与自己战斗了一生!

                2012117

 

林中雨

 

那些漂浮的乌云,到树林上空时,

低了,重了,

洒下稀疏的雨点,尔后,

变浅了颜色,向着东南飘去。

蝉声淋哑了,只有碧草下的虫鸣,

四下里星子般闪烁。

苔藓细密地装点了曲曲弯弯的

林间小径,一汪水洼,

收藏了被树叶切碎的天空。

我驻足林中,轻轻呼吸着

被草木过滤过的空气。

不再急于赶路了,静下来的心,

品读一个人的风景。

阳光正在一缕缕从枝叶间,

投射到我的脚下。一串串的野茄子

紫色的浆汁饱满了。几滴清脆的鸟鸣后,

腐烂的树桩上,冒出

一顶鲜嫩的小蘑菇。

             201286

 

黎明

 

露水太重了,蝴蝶的翅膀

托不起这样的黎明。

我看到最亮的星辰,在树梢的上空,

半弯残月,像谁含化的薄荷。

阵阵虫鸣,叫不开林子里的幽暗。

哦,我的脚步

像是在这条绸带一样的小路上飘行。

草叶上的清露,濡湿了

我的脚步。遥远的世界

还没有从沉重的梦魇中醒来。

而我,有些急不可待了……

                 2012810

 

水之书

 

这位干巴巴的老头儿,

——以水为书。

佝偻的身子,像一个粗体的

问号,都这么大岁数了,

他对生活,对命运,

还有什么解不开?

如今,他以水为书,在石板的方格中

一笔一画地写下

大楷,隶书,行草。

他写: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他写:志在春秋功在汉,心同日月义同天……

那些千百年的字句,在他

不徐不疾的笔下,

水分饱满。

唐宋元明清,那些朝代

像一条条蜗牛,刚刚

从他钢管和海绵做就的笔下爬出来。

他挥洒自如,动静从容,

林中的鸟鸣蝉唱,

是此刻最佳的配乐。而一阵阵晨风,

识不识字,没什么重要。

老人的最后一个字刚刚写完,

开头的字

已经消逝无踪。

              2012719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