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慧峰卷

2012/4/23 0:00:00

【新世纪长诗大展与评论·文本(16)孙慧峰长诗】


《叛徒之书》


这么多年,我一直想抓住一个叛徒

不管他是爱情叛徒还是法律叛徒

 

我抓住他,不会骂他也不会打他

更不会把他送到派出所

 

我不会把他送到人群中,因为

一个叛徒一旦混进人群,就没人能认出

他是一个叛徒。

 

这么多年,我一直想找到一个叛徒

抓住他的衣领,问问天下的粮价

 

再问问叛变的道路

是不是充满清风之痛

 

这么多年,我一直被这个理想支撑

抓住一个叛徒,用枯瘦的眼神,审问他的肥硕。

 

这么多年,我一直想抓住一个叛徒

递给他一支烟,和他聊聊:

“嘿,哥们,告诉我

你是如何轻而易举就背叛了所有人

却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找一个叛徒

可是叛徒太多了,当他们知道我想找一个叛徒

都纷纷主动找到我,拿出各种证据

证明他们是货真价实的叛徒

其中有一个,还拿出一面乌有国的国旗

说:“我背叛了所有实有之物,我才是真正的叛徒。”

 

不久前,我抓到了一个叛徒

他身体强壮,手里还拿着一把宰牛刀子。

 

我是用渔网在路灯下将他兜住的

当时他正在用宰牛刀砍一只鸡雏。

 

我怕他用刀子割破渔网,就先后又撒了三张渔网

将他套牢,等有人过来帮忙

 

我才一张张地掀开渔网,但是网底下没有叛徒

一只蟾蜍蹲在那里,肥大的下颌一鼓一鼓。

 

我每天上班下班的路上,总是留心

叛徒:那个推着手推车卖橘子的不是

叛徒没有那么高的嗓门;那个蹲在路边修鞋的不是

叛徒从来不在众人面前动手;那个给孩子

买棒棒糖的不是,叛徒总是远离甜的事物;

那个抬手和别人的打招呼的不是,叛徒

在闹市区,总是尽量不惹人注目;

那个衣服很破的不是,那个讨钱的不是

那个啃苹果的不是,那个钥匙在手里叮当作响的不是

那个正在泊车的?因为我只是一走而过

没有看见车子里的人走出来,我无法判定

 

他到底是不是叛徒,

和他从同一车子下来的人,到底是不是也是叛徒。

 

我曾经在图书馆里等候叛徒,可是来图书馆的

都是来借书的学生,他们当中应该有叛徒

但都是不值一提的小叛徒,我没兴趣

他们当中将来可能会出现几个大叛徒

但是我无法提前去抓一个未来的叛徒。

后来我只好离开图书馆,这年头,真正的叛徒

不会来图书馆查资料,他们都偷偷地上网

或者正在酒店里宾馆里浪费鱼肉,或在鱼肉其他的叛徒。

 

到目前为止,我看见很多叛徒

但是没有抓住一个,或者说

 

我无权去抓一个叛徒。每一天

我被叛徒们包围,并和叛徒们

 

在同一个天下生活。我活得很焦虑

而叛徒们活得很安宁;我活得很不如意

 

而叛徒们光明磊落地

坐在隔壁,敲锣、打鼓,庆生、祝寿。

 

我说的叛徒,是暗自背叛而不是公开偷盗的人

是背叛被发现而仍不回头的人。

 

我说的叛徒,一边在口水里游泳

一边讲经授意,口若悬河

 

我说的叛徒,背叛的不是经济学和物理学

他背叛的是流水的走向和桥的弧度。

 

背叛的是彩虹的朗照和月光的清澈

背叛的是根在地下、花瓣长在枝头。

 

叛徒很多,但是他们的脸上

没有恐惧的颜色,这导致人群中的指认

充满无限难度。

 

叛徒也上班,也去市场买菜

也洗澡和睡觉。叛徒之叛没有写在脸上

叛徒们把背叛之美,藏在平静或假装平静的背后。

 

我们什么时候能打破所有人脸上的平静

什么时候就能认出我们当中的叛徒。

 

当然这是理想。到目前为止,叛徒们

都没有坐在跷跷板上,露出他们的脚趾。

 

大街上,人来人往,叛徒就混在其中

但是我们无法将一个走在前面的人

就定为叛徒。因为我们

走在很多人的后面,也走在更多人的前面。

 

十一

那日,我刚从公园里一条长凳上的梦中醒来,

有三四个人从远处跑过来,他们的眼光里带着绳套、锁链和夹板

站在我周围:“你是叛徒!”

他们不由分说,开始对我搜身

我的手机、钥匙串、烟盒、打火机、手表、钱夹纷纷离开我的外衣口袋

散落在草丛里。最后,其中一个人从我贴身的衬衣口袋里

搜出一张纸片。他们围着纸片嘀咕了一会儿

拍拍我的肩:“对不起,弄错了,你不是叛徒。”

 

这张纸片,是一张精神拆迁通知书。


 (2011年)


【简介】孙慧峰(1972-),吉林四平人。著有诗集《傲慢之书》。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