憩园卷

2012/4/23 0:00:00

【新世纪长诗大展与评论·文本(22)憩园长诗】


《立体主义的年轻人》(1-12


1

今天我写老。而我三十不到。到了晚上我

疑神疑鬼,不相信警察

不相信一个人突然就死了。在电脑上

看抽象画《下楼的裸女》。

 

我每天扑在工作上的时间太多

花在身体上的时间太少

哪能真像玩转鹅卵石的

老人那样,以为在表面上转一圈就到家了。

 

你在路上跟我招手

我假装视而不见,我吃泡泡糖的时候

比较认真。

 

2

我在深圳呆了一个多月,什么地方也没去,

也没什么地方好去。我不想兜圈子

制作转动的小模型,

拨弄着它过每一天。

 

一间没有玻璃的旅馆

KTV、佛教音像店,我写诗的时候

考虑如何把它们糅合在一起

但不能安静

每天晚上都有人

在窗外哭,我也跟着哭过几回。

 

蟑螂陆陆续续死去,我拿着扫帚扫它们忽然

不明白活着是怎么回事。

你喝醉了说,活着就是用一个手指打个孔,

把另一个手指伸进去。

 

3

在深圳,我住在百花一街。

很多水泡,我不需要水泡。

 

我站在床上翻看库雷西的

《有话对你说》,不必弄清

每一个汉字。木匠师傅刨木头,醉汉

把铁门踢得砰砰直响,嚎啕大哭的中学生

捶打墙壁,结果穿过了墙壁。

 

我不停地翻书,

服用过期的黄豆粒大小的

粉红色的小药丸,一天三次。修钟表的小伙子恋爱了吗?

很多闹钟被搬进房间,好像在不同经纬度里穿梭。

 

有人从楼上跳下来,

怎么办?有人拿着水管冲着这一群人

乱喷,怎么办?嘘,我还年轻,我呆在此处

什么都可以想都可以干,比如现在

我可以跳舞。 

 

4

下班的路上,我们散步。

谈论女明星是怎么样巧妙露出自己以及美国

通过机器如何模拟人体完成射精全过程的。

过马路时

那个老头在唱歌。嚼着火腿肠的

男孩,指着冬天还穿

黑丝袜的女人说,一根阿姨。

当时我心里一震。

 

这地方,前面榕树,后面榕树

枝条盘结,不分你我。大家都喜欢这样弥漫着。

像拉大锯,光看是没用的,你得去摸。

我说,一切感知来自于触摸。不信的话,摸摸看,它可能

是软的、热的、粗糙的。

你笑了,你以为我真是这么想的。

 

5

明亮的早晨,

我总想说服别人,真不该。

也不切合实际。我笨嘴笨舌,这辈子不适合干这种事。

做生意的,搞政治的,玩艺术的

很多人围在桌子上喝酒,我跟着举杯。但不知为什么举杯。

女服务员不断给我添酒,她理解我吗?我不能把宝压在她身上。

我孤独着,甚至再彻底些

我希望墙上画像中的女人走出来和我搭讪。

 

这时候,我可以

朗诵诗歌。

难道你真的决定这么干?

你有一张嘴巴,我也有。我建议,我们接吻。

 

6

月底,我感到了喷泉一样的

生存压力。月初我充满渴望

现在,傻眼了。银联卡

透支得厉害,也是说身体。

 

电话那头,她脾气大得夸张。

房子、婚姻等,我明白她的意思。

今天过后是明天。但这类事

需要慢慢来也需要

我们自己解决。旁边的同事

嘎嘎地笑,不顾及我的感受。

 

看海洋世界吧

鲸鱼生活在海里,

但它是哺乳动物。我是鲸鱼。

 

7

换地方真的可以

换心情吗?我是内向的诗人,不断挪地方,

一紧张就摸耳朵。经常去理发。

在互联网上和心仪的女人表白。这样的性格

一只看不见的手,

在我面前挥来挥去。

我怎么样向你们解释?你们都很忙。

 

我抬头望望那树,这些椰子树

光溜溜的却不长椰子。我问巡警,他瞪着我,有点忧伤;

一个女人在路上行走,披着头发;骑摩的的中年汉子,

还没来得及问,他撒腿就跑,摩托车留了下来……

 

一棵树,怎么就轻易击中了我?

身边不断有人经过,

没人在乎我的疑问。

树有树的想法,我们有我们的。

布布说,难怪你从来都不快乐。

 

不是快乐

不快乐的问题,而是,我不说了。

此刻,我只想和这棵树

交换各自的位置。

 

8

星期天,我不想干什么

如果我说,我很爱

这个城市,你信吗?我现在住的地方比以前

还糟糕。却和生活更接近了。巷子,像咸鱼。

冬天的卷闸门,鸣叫着。

隔壁的麻将馆,白天关着,晚上热闹。

 

我贴着墙壁倾听,墙体里面

哗哗的自来水。有人在捶打我的卷闸门。

 

亲爱的,你好吗?谢谢你,忍受了我这么多年。

这些年,我没有给你一天好生活。现在也不行。

我在这10多平米

的空间里转动身体。写作。自慰。

 

深圳正在下雨

下了许多个日日夜夜。我明白,我在冒险。

 

9

选一个地方生活

独自生活。麻疹在说话,肌肉周期性的收缩

水甲虫的脑袋。可以供回忆的很多,我一个也写不出来。

这里的人我都不认识,

悲伤那么轻而易举。一只失去了尾巴的

小老鼠,钻进蛋糕房,从里面传来声音;

谁家的狗肯定不见了。它在

跟着我,跟了1公里多远。

 

我写作,试图节省

这些句子,喧哗着。

 

哥,有时间多给爸妈打电话。

其实,我明白她的另一种意思。

刚放下手机,我就后悔了。

我蹲在晚餐桌下面,祝他们身体健康。

 

10

元旦这天,我空着双手

走在路上,胳膊里好像有金属

摆动起来总不自然。走着走着

有人在路上

突然抱住另一个人的大腿。

另一个人不明所以,哇哇叫着。

 

多荒谬啊,那人是谁并想干些什么?

他抱得更紧了,似乎在抱一根救命稻草。

送气工停了下来,修下水道的停了下来,出租车里的脑袋

在往外探,孩子们哈哈笑……

一会儿这里聚了很多人,围成圈圈。

居然还出现了叫卖声,打毛衣的,推婴儿车的,邮递员,

民警,乞丐打哈欠、挠肚皮。

 

一条狗在人群里串来串去

吃泡面的人站在窗前。

 

大约三刻钟,警车来了

将他俩都塞了进去。孩子们就跟在警车后面跑啊,跳啊

他俩朝孩子们挥手,众人朝警车挥手,

然后欢笑着散去。那时,音乐

非常响

非常近。

 

11

快过年了,很容易想到过去。

很多日子,很多人。很多小物件被老鼠无意间

翻了出来,我们才开始想起怀念他。

 

打工青年小李住在五楼。安徽人。

那晚喝多了,抱住我

哇哇地就大哭了起来。你怎么看?当时我什么都没想。立即撕下去年的

日历并胡乱画些连自己也不明白的符号贴到他身上

我说,安静下来吧。

安静下来吧。

 

这种活着的担心,我们都有但又不能

不让它影响到我。这足以让一个男人哭泣

最后,我靠在门口哼着小曲

不让自己过于情绪化。

 

12

半夜里,我被渴醒了

这是喝醉的人常遇到的事。

半夜醒来,找不到水喝。

身边没女人,被叫做单身。

我去了洗手间,灌了一壶水

放在电上烧。水没开的这段

时间容许我发呆。

舌头是弯曲的。膝盖以下冰凉。

你睡得着吗?

这些年我都在写作

想想真没意思。有人写的很多,难过

有人不写也难过。

我想抚平你的情绪。

我也想安乐死。

妓女、朦胧诗人和刚被家里人赶出来的

衣衫不整的老年人。你们正在读我的诗吗?

我向你们道歉。我不说对不起,我说阿门。

除了阿门,我不能带给你们更多的东西:

老实的嫖客,大房子,兴奋剂

柔软的国家,刺激

甚至性感。

 

我每个月都要像会计一样小心生活

周旋在一天和

两条大腿之间,

越来越不相信迎面开过来的小汽车。

开关啪地一下,这水开了。还要冷冷才可以喝。

但是,接下来的这段时间

我不打算写进这首诗。哪天你来看我

请不要告诉任何人。


2011年末 深圳


【简介】憩园(1985-),安徽蚌埠人。现居深圳。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