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人卷

2012/4/23 0:00:00

【新世纪长诗大展与评论·文本(23)雨人长诗】


《梦游》


第一章:3月6日,雨,我第一次到m心理诊所。

蜘蛛像修道院的隐士

耐心编制

一张网挂在空中

有几条鱼在水中游动。

水漫进了房间

它吊下丝到水里

我不得不抬起脚

防止被咬。

这时,我动了杀机。

 

你也许就是那只蜘蛛,一只写作的蜘蛛。你别无选择:

冲破这张网,或者被吃掉。

 

这雨如同湖边的垂柳

古希腊悲剧里静默的合唱队

她蒙着面纱

诱使少年溺水而亡。

 

美如直视蛇女的面容

变成石头。

俄底修斯通过镜子的折射

侧面地看。

 

这就是我选择心理医生的原因。上高

中时,有一个我暗恋的女孩,她暗恋

着另外一个男孩。她给他写情书,他

交给了班主任。后来被父母送进精神

病院,像持续高温下的高压锅,崩溃

了。我到医院,她不认识我了。他们

给她打针、吃药、动手术。切除了控

制感情的神经,像狗一样阉割。

 

打印机的碳粉快没了

我让张敏灌一下粉

不用换硒鼓

张敏说,现在惠普公司给打印机

设置了记忆

不是原装的,灌上粉

它也不认。

嘿嘿!想想都可怕

这个世界。假如门把有了记忆

抓你的手

楼梯有了记忆

一脚踩空

道路有了记忆

设下陷阱。

衣服有了记忆就更麻烦了

你无法甩掉。

 

假如金属有了记忆,而你没了记忆。

我们看电视新闻里

伊拉克、阿富汗战争

好像在看美国大片。

 

人是机器。一块白板。初始化的电脑。所谓灵魂就是内嵌的程序:

听党的话,永远跟党走。祖国啊!母亲!

那时我们还饿着肚子,说要解放全世界,救美国人民于水深火热。

现在想想就可笑。

 

        祖国崛起。

        女人崛起屁股。

 

你没有经验,她崛起屁股,你看见粉红的

两瓣阴唇,你先用手捅,这是医生教给你

的。婚前必读,按图索骥,是这个部位,

不会错。医生说到隔壁房间操作,你不能

忍受像动物园的动物一样被人观看。湿湿

的,有点紧,插入,滑滑的,像滑梯,缓

缓推,如注射器。

 

如此重复,妙不可言。比如小孩子弹弹珠、

跳房子、过家家。她对手的抚爱在一次次性

爱的重复中丰富,没了初夜的恐惧和不安。

 

第二章:4月8日,阴,我第二次到m心理诊所。

 

我处于无尽的考试之中。从小学考试到中学、大学考试再到上班后

全国职称外语考试。填写各种表格和卡片。我总是答不上,抄傍边

的吧,可周围人做的卷子都与我不同。等下课铃,可下课的铃声一

直不响,是打钟人睡着了?一阵风吹过,卷子上落满毛毛虫。

 

毛毛虫毛毛虫毛毛虫,毛茸茸的

东西让人毛骨悚然。它是不是这

样它是不是这样它是不是这样,

在不断的围绕目标的旋转中,失

去靶心,慢慢的慢慢的慢慢的变

成鳗鱼,让人恶心,滑溜溜像蛇

缠绕你的身体。四边形的鱼四边

形的猫四边形的河流不稳定还是

三角形固定。一个目标。一条直

线。一把枪。

 

她无意说出枪的事,在一次酒后。看那领导敢欺负我,我老公

有一把枪。上个月,他入室盗取钱财,下楼碰到迎面上楼的人,

他二话没说,抬手一枪。

 

我记得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有一个叫慎

文的同学。在一次课间,在地下用粉笔头

画了一把枪,玩了一会,又在傍边,写上

毛主席今天老师教会的字。被部队来的教

导员看见,定性为反革命语标,恶毒攻击

伟大领袖。当着我们的面被押走了。

 

某年某日。大雪。

杨修看见曹操写下“鸡肋”二字

便让曹仁拔营撤灶

准备返回魏国。

问及何以知道,他说曹丞相写的“鸡肋”二字

表示弃之可惜,食之无味。

不如撤军。

曹操得知大怒,杀了杨修。

 

某日。明月当空。

一个文人兴之所至

在诗中写下

“日月为我证心”。

日月和之为“明”

分明有反清复明之心。

杀无赦。

 

我见到刀就害怕。把家里的菜刀、水果刀都放在我看不见的地方。

你知道吗?徐渭晚年喝醉酒无意识下把老婆砍了,诗人顾城在一个

岛上独居,一天早晨用刀捅了妻子。

 

少女给橱窗里的模特

换上新衣

一群没有五官

和无法消费的阴道。

一朵大丽花

染上兔疫。三瓣嘴姑娘。

 

鸡血石。雨花石。

有变态之美。

梵高割掉自己的耳朵递给女招待。

 

尼采说诗人

与疯狂相邻。但

不是疯子,尽管尼采

发疯了。

这个世界

发疯了。89年声援的学生成了动乱分子。

90年醒悟过来,出国的出国

作生意的作生意,上研究生的上研究生。

95年南巡讲话,在深圳

全国人民坐火车、飞机、轮船抢购股票。

98年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

各地纷纷集资,结果卷款跑了。

2000年摸着石头过河,圈地、建开发区

十朵金花、十朵银花,变成枯叶黄花。

2008年国外金融风暴,中国形势大好,

房地产一片红,老百姓一辈子的积蓄只够买一个厕所。

2010年糖高宗、姜你的军、豆你玩、苹什么。

2011年地震、海啸、核危机。嘿嘿!这个时代让你活不起也死不起。

 

“是生存

还是死亡,这是个问题”,你遇到人生最难的一场考试。

 

张献忠入川

在考场立一个标杆

高于标杆的东西

一律砍掉。

低于标杆的东西

一律砍掉。

 

沙沙沙、嗖嗖嗖、哒哒哒、砰砰砰、嗷嗷嗷、喵喵喵、嘘嘘嘘、

哈哈哈、呜呜呜、杀杀杀。

 

第三章:6月9日,晴,我第三次到m心理诊所。

 

小时候用脸盆养了一群

小鱼。后来小鱼一夜之间都变成

一艘艘巨大的巡洋舰。我带着这

支庞大的舰队在海面上乘风破浪

那是无限的大海是我的故乡。

 

在这一端是小小的玉米粒

在另一端“彭”一声巨响

迅速膨胀。

在短暂的时间

身体成长而你的心处于孩童

是一个令人迷茫的

矛盾体。像大象闯入瓷器店

庞大的身躯显得可笑而笨拙。

 

在他少年成长的过程

经常出现

“一个巨大裸体的女人

悬浮上空”。

电影中外国女子长着金色的阴毛。

金色的圣山。

金色的天安门。

池塘里的金鱼

变成美丽的姑娘嫁给书生。

 

我那时迷恋数学老师,她刚毕业不久,看上去比我大不

了多少。上课我无法直视(做梦时我对她射精了。尽管

一片漆黑,我不清楚下面是什么样)。故意捣蛋,考试做

错,让她补课。快毕业了,她用手弄乱我的头发,“你

可要好好考啊!”。

 

老师问长大了干什么,当

科学家、解放军

开飞机、驾飞船。而这一切像吹出

的泡泡,一个个

都破了。我什么也干不成,总是失败

一切都应该

变好,一切都应该不是这样,一切不

应该都是这样

打开送来的礼盒,一个个都是空的空

的空的一根棍

子弯曲弯曲曲曲弯弯直到咔嚓一声折断

 

那是不是丢脸和

早熟的声音。公鸡背母鸡。

骑竹马,绕床头。一次飞行,抓住彗星的

尾巴。喇叭花吹喇叭。小老鼠嫁花猫。担货郎

买果果,美得你把小妹妹,画出一朵花,一朵云,让你够

不着。干着急,急匆匆,黑野猪,把好端端的一篮子草莓糟蹋了。

 

你躺下

像翻了的卡车四脚朝天。

他想起姐姐

的宿舍,挂在电线上的乳罩。

问她是什么

她笑着回答:蝴蝶。

就在今天

她和一个男子

被押着游街。

女人朝她身上吐唾沫

男人咽口水

朝她光身子上瞄

(那时没有黄色电影)。

我吃惊于她两腿之间飞入的黑蝴蝶。

 

你喜欢洛丽塔和蝴蝶吗?

那时,病房外是个花园。

栀子花的味道像白色的

床单。身子很轻,阳光

如暴跳的拳头。泥土里

的蚯蚓,花坛中的玫瑰。

他离开时在黑板上写下

留言:你对我像传染的

结核病。痊愈了,我不

再咳嗽。我知道他是写

给那个护士的,字里的

含义我读不懂。那一年

我的小伙伴告诉我一个

秘密:历史上的武则天

看见耍把戏的薛和尚像

秤杆一样,用阳具吊起

秤砣,封他为卷帘将军。

我怀疑他把西游记的故

事搞混了。出院时他被

抓了。在大中午趁着别

人睡觉,他偷偷剪开一

个女生的裤裆。

 

那时我还穿着开裆裤,大人下地干活,小孩子玩家家。关在黑房

子,抓住小辫子,心跳小兔子。下面如鼻涕虫,怎么也硬不起。作

为安慰,我给她吃红薯干。

 

像你这么大时我父亲

一年回来一次我和妈

妈生活在一起后来我

们调往北方和爸爸生

活在一起。我隐隐约

约感觉到母亲和父亲

吵架,好像父亲以前

有一个相好。我开始

仇恨父亲,希望快快

长大,远远离开。快

毕业那一年,我收到

父亲病危的通知,我

在病房陪父亲,他不

需要我搀扶,自己扶

着墙璧上厕所。后来

我返校参加毕业答辩,

路过北京,看见铁路

两旁停着装甲,战士

的钢盔闪着蓝光,我

没有在天安门停留。

妈妈说,那一天爸爸

很着急,看新闻上宣

布学生暴动。后来在

北京上学的同学说,

早晨起来发现滴着血,

上铺的同学已经被穿

过窗户的流弹打死。

也在那一年父亲离开。

十年后当我成为父亲

我才明白父亲是爱我

的,只是不愿表达。二

十年分居对他们是多么

残忍,为了祖国。

 

第四章:7月1日,暴雨,我第四次到m心理诊所。

 

在创世纪的山顶

有一个神秘的溶洞

人类的祖先不是用泥土创造,它是洞中滴落的

水点,掉到地面变成一个小人。

拼命往山下跑,这时洞里的水滴变成一股

水流。必须在水流追上来之前,逃到山下

才能生长

来不及跑走又被水流带走

重新变成水点。

活下来的开始繁殖

这种故事要过很久再重新发生。

 

像冰层下涌动的暗流。无数张面孔在河水中流过。

像浪花翻起又消失。

 

古希腊寓言中的神把人(男男、女女、男女)像苹

果一样劈成两半分为苹

与果。男

与女。在世间寻

找自己的另一半。

俄狄浦斯陷入杀父娶母的命运。

 

连大粪中爬行的蛆虫也会长出双翼。

苍蝇与蝴蝶没什么不同。

我们讨厌它

只因为它的出生地。

如同美国对阿拉伯地区

和生在欧洲的人是

不一样的。

它们与天空中出现的飞碟

统属飞行物。

一个近距离打扰我们的生活

而憎恨。

一个遥不可及处于想象之中而神往。

 

我在梦中发出:“啊、啊、啊”的呻吟/仿佛埋在战壕/我为什么要编

造两个国民党伯父/一个驾机/死于抗日战场/一个骑马/死于淮河大战/

耶稣复活/行医/现身奇迹/必遭厄运/被科学宣布为邪教/如同嫦娥/被

登月行动驱除月宫/尼采成为女性的蔑视者和独身主义/童年时姐

姐失身了/使他无法正视走来的女孩。

 

女营业员的曲线和行情。独

角兽阻止我进入。我梦遗非

法闯入被判有罪。警察强迫

她承认与我发生关系可她还

是处女。清一色的红卫兵服

装。袖章。红本本。雄性政

治家向她授粉。老墙至今留

着当年的语录和红花。周围

是金黄的稻田被交叉的电线

分成格格。

 

孤独时我对着花盆喊: 仙人掌。芦荟。吊兰。茉莉花。她们开花

但不说话。

小时候喜欢玩万花筒。什么也没有。什么也不是。意义的无意义。

无意义的意义。

 

你知道林黛玉是怎么死的?

天上掉下一个林妹妹

摔死的。

林彪摔死在温都尔汗。

中国历史谁跑的最快?

当然不是刘翔

也不是大跃进

是三国演义里的曹操:说曹操曹操就到。

 

乌鸦叫声,嘴唇发黑。胸膛的痣

似乎养大。列入黑名单。半个月

的国民党县长。念他是同学,曾

经是教授。枪决时,他穿上西服

其他人犯,一律短裤。

 

你必需接受一堵墙——

生活中的2×2=4。

怎么判断一个棍子的长度。

 

即使乌鸦开口说话,也无法理解。

过去他是同窗,现在

是共产党的县长。

芭蕉滴着雨珠

想起屋里的妻儿。

 

三天后接到解除镇压的禁令。

时间是立方体:

一回把它看作兔子。

一回把它看作鸭子。

不必在乎是地上跑的,还是水里游的。

谁会注意

佛教的万字与纳粹党旗的区别。

 

有人酒后喝酒。

有人酒后喝茶。

就像一个人酒后说话与哑巴

交流。

一个孩子在地上胡写乱划

并不是字

尽管很像。

 

当我说出。

已经毁灭。

历史,各种名词的编织。

当我们喊:万岁、万岁、万万岁。

是游戏也是政治。

我们都是木头人——

一不许动来。二不许笑。

 

命运就像女孩

跳皮筋。在暴力与柔情,残酷与隐忍,遗忘与开始之间跳动。

 

马兰开花

二十一。

为什么偏偏是二十一呢?

不必解释。

或为要求。或为保留。或是拒绝。或是逃避。

 

第五章:10月6日,叶落。我第五次到m心理诊所。

 

有个青青的小核桃

掉下树

挂在树枝的大核桃是他的母亲

她一滴滴地滴下乳汁

抚养着树下的小核桃。

 

我记得小时候看日本动画片,讲龙太郎的故事。他刚出生妈妈就

不见了。那一年,闹饿荒,怀上孩子,她把剩下的饭团都吃了。

变成了龙,生下他就走了,村里人都害怕,以为妖怪。孩子饿了

没人喂奶,她就把一只眼睛挖下让他含在嘴里,又饿了,她把另

一只眼睛挖下喂他。

 

她鼓胀的奶水滴到地上

到处寻找她的孩子。

一共产下九个小狗

其中七只被主人卖掉

还有两个被主人杀了

招待客人。

客人把吃剩的骨头

扔到她的跟前。

她卧在地上一动不动

一连三天不吃不喝。

这狗疯了

主人只好把她沉到池塘。

 

在边境,我莫名其妙地跟着一伙人,警察告诉我即将被炸药包炸

死。我听到儿子在门外敲门的声音,我没敢吱声,怕吓着孩子。

要执行了,警察说可以给家里留言,我拨通你的手机,无法接通

或不在服务区,这样也好,我不用听到你的声音。

 

一块炽热完整的铁

被掷在冰冷的地面

母亲

你把我生在

公共厕所

在一个寒冷的冬天

垫着一张铅印的报纸

像母狗一样

用嘴唇把我舔干

然后

拿着两百块钱

把我卖掉。

 

儿子说发明一个交换机就好了,把他的童年与我的童年交换。那时

我通过一个烟盒对一个芒果的想象超过现在孩子的理解。假如父与

子、正常人与盲人、人类与动物交换一下,世界的看法就会改变。

 

医院像歌剧院。

父亲供我上学

喝劣质酒,抽

劣质烟,发现

已是晚期喉癌。

父亲离去时我

不在身边,那

时正赶上动乱。

我的孩子也在

这所医院生的

妻子因我晚点

回家,羊水破

裂,做剖腹产。

在手术单上我

签下歪歪扭扭

的名字。上帝

是公平的,所

有的人都有卸

妆的时候。命

运像割草机一

路开来,我们

如藏在草地里

的昆虫四散而

逃。操作者只

看前方,看不

到下面的我们。

解放前夕,有

的人逃亡到台

湾,有的躲到

香港,最惨的

是我堂叔,放

着大学教授不

当,去当临时

县长。带着妻

儿跑到汕头妻

子害怕坐船又

拐回家乡。结

果被抓枪毙。

 

她紧紧抱着孩子,这已经是第二个了。第

一个也是这么大死的。她相信受到诅咒。

是孩子前世对她的报复。她用烧烫的钱币,

印在他幼小的手臂。当她生下第三个孩子,

第一眼看到手臂上的印痕。这个疯女人绝

望地举起,把他扔下池塘。

 

某月某日。风吹荷举。

骑在池塘围坝

捏泥巴。

捏小人、小狗、小猫

坦克和手枪。

桑椹红了

母亲的头发白了。

 

某日。微雨。

音乐让我们成为聋子。

在火宅

几个孩子捉迷藏

被红布

蒙住眼睛。

每个男孩都渴望成为父亲。

 

某日。

下雨。在荧幕,在现实

快乐地跳水。

可怕的雷声。

遥远的闪电。

树叶向上

根须向下,继续反生。

 

某月某日。

不期而遇

木匠的准绳。

纯洁的白色无法丈量

梳头

掉落的青丝

如风吹树叶。

 

某日。卧病。

射向一个目标

或虚空。

游行队伍高呼口号

鲜血凝固。

耳鸣不定。

月光下

隐伏逃亡的盗贼。

 

某月某日。读书。饮茶。

光明的乳房

坚硬的甲胄。

大啖螃蟹

田螺、河蚌、乌龟。

不谈政治和风月。

 

某日。独自夜行。

猛犬

在守卫。

在拒绝。

穴居的鼠。尖利的嘴。

黑暗中

蹲伏不语的野兽。

 

某月某日。观落叶,若有所失。

大街上的女孩

尚未长出阴毛。

男孩

为湖面的平静

欺骗。

它是摧毁的力量。随时溃决的堤坝。

 

第六章:11月1日,白露。我第六次到m心理诊所。

 

我爱上一个姑娘,她活泼,任性。可她

是贫穷的流浪艺人,我们只能偷偷相爱。

战争开始,我就要出发,她紧紧拥抱,

她湿润柔软的舌尖吻着我的脸颊。在战

场上,呼啸的炮火,激烈的射击,睡在

战壕,望着星空,我仿佛听到她在呼唤

我的名字。一次一次让死神擦身而过,

我活了下来。战争结束,我们赢了,可

我一无所有。

 

樱花盛开的悲剧不为人知。

我说菠萝,你说青蛙。

我说镜子,你说父亲。

我说提琴,你说棺木。

 

他抱着父亲的骨灰,回到故乡。四十年了,隔海相望,相见之时

已隔黄泉。解放前夕,当地下党的妹妹劝她留下,丈夫带着十岁

的儿子登上军舰,逃到台湾,留下四个儿女带回老家。后来听说

他当上航空队长,在执行任务途中,突然改变方向,飞往香港,

被导弹击落。十年后,对外开放,两岸通航,才知道他一直未娶。

儿子作为从大陆流亡的儿童,从小留学德国,成为海军基地司令,

在政治风波中被迫离职,允许回大陆探望母亲,把父亲安葬故园。

 

从几千里外赶回

顺着老屋后面的小路爬上山坡

在堂兄的指引下

找到快被疯长的草掩埋的墓地。

我用镰刀慢慢地割除

就像儿时在这片山坡打猪草

烧完纸

放完炮

最后点上一根父亲你生前爱抽的烟。

 

我望着山脚下的老屋

映在芭蕉绿叶丛中 

黑瓦白墙。

记得儿时睡前妈妈唱的歌

“池塘采莲,月儿光光。

月儿团团,阿爹回来。”

现在老屋里的七、八家人都在外地

最后剩下的堂兄也要搬到县城

许多年后

老屋会坍塌,埋没在野草。

 

 

一切事物皆在燃烧。眼在燃烧,一切形体

皆在燃烧;耳在燃烧,声音在燃烧;鼻在

燃烧,香味在燃烧;舌在燃烧,百味在燃

烧;肉体在燃烧,有触觉之一切在燃烧;

思想在燃烧,思想所得之印象在燃烧。究

由何而燃烧?为情欲之火,为痛苦、绝望

而燃烧。

 

对越反击,我第一次上场

加农炮的后坐力把我震倒

炮声巨大,我尿了裤子。北方兵很傻,勇往直前

像割麦子,倒下一大片。南方兵滑头

在后面,慢腾腾。

打到最激烈的时候,阴囊都快捂烂了。

越南女兵一边奔跑,一边脱衣

光着身子,挥舞着手。看呆了

快到阵地,从身后冒出一颗手雷。

战士急红了眼,见到活的东西

不管是老人、小孩,还是鸡鸭鹅,奔跑的猪牛羊

冲锋枪扫射,对准掩体、坑道、洞穴、房屋

像烧会打洞的耗子一样,用火焰枪烧。

缴获的战利品是以前支援的大米、枪支和弹药。

悲哀的是当初我们是国家的英雄,死了那么多战友,

现在建交了,和平了,说算就算了。

 

第七章:12月3日,寒流。我第七次到m心理诊所。

 

在抗战时期,鬼子兵把我们一群人关在一个巨大的地下通道,工

程隧道四通八达,没有粮食和水,必须能准确地选择方向和道路,

才能在短短的几天走出地道,得以逃生。这是一场死亡游戏,我

们像一群在下流水道中的老鼠,必须在水流到来之前逃走,人们

拼命奔跑,那里没有阳光,只有无边的黑暗,仿佛我们永远也走

不出这个无底的隧道。

 

砍柴人遇到

一窝虎崽

活像一群可爱的小猫

逗了一会

他想起一个绝妙的玩笑

 

把虎头割下

用树枝接上

好似一个个都在安睡

 

虎妈妈回来

忙把小宝贝亲吻

一个一个

虎头落地

 

在林间小路安上暗器和毒箭

众人赶到

只见母虎、猎人和那砍柴人

躺了一地。

 

一切指向存在的疼痛。大雾天叶子上的露珠。

不得不生。不得不死。“不得不”被强迫。

被放置。

他们在一盒烟里

装进蝴蝶、艾滋病村、孤儿、矿难

而不是平常

一支可以抽的烟。

 

爸爸回来给老师带几盒烟,那时都抽自己卷的土烟,给我带回苹

果、香肠,南方吃不到的东西。您用省下来的粮票买回大米面粉

从遥远的玉门往家里带,整整三大袋子,你哪里来的力气。妈妈

一个人带着我们姐弟四人,吃不饱就自己开荒种红薯。妈妈解放

前夕嫁给父亲,穷苦人家,划入地富分子。伯伯是小官僚,快解

放了,把家产赌博完了,一个人逃到香港。婶婶说她孤儿寡母,

老太太和我母亲过,把家产都给我们,应该划为贫农。后来随父

亲到了茂名,58年遇到自然灾害,老家闹饥荒,死了不少人,

母亲说给家里的侄儿寄一些钱和粮票吧。婶婶给我们寄来一些晒

干的红薯秧。当兵的在淮海大战中为了抢吃空投的一张大饼吃一

口枪毙一个一张大饼死了十多个,剩下的逃到台湾。子女自然是

敌特地富坏分子。中国自古有血统论株连政策龙生龙凤生凤老鼠

的儿子会打洞。不能上大学不能参加工作老老实实在家务农改造

至于像我姐夫因为他爸爸是大官是统战对象自然就安排在县城。

 

至于茅盾、老舍、曹禺、沈从文、何其芳政治上洗脑,没写出像

样的作品。鲁迅死得早,没有成为批斗对象。

 

当我游历地狱

目睹设计精巧的行刑机器:

挖眼、割耳、劓鼻、掏心

断头、裂肢、剥皮、抽筋

所有对肉体的侮辱。

这时再谈论天堂,就是罪过。

 

孩子生病住院,生活一下打乱。别人带着孩子晚饭后散步而我骑

车奔波于医院和家之间。帕斯卡耳说:人的精神伟大得超越于天

地之间,而人的生命又是多么脆弱,就像湖边的芦苇。

 

第八章:1月20日,大雪。我第八次到m心理诊所。

 

我回到故乡,那里的一切都与这里不同。桌子腿自己会移动,人

们可以在天上飞。我好像坐在教室,听到一个老师讲课,我随手

在纸上写上“黄蝴蝶”,教室里边到处飞满了蝴蝶,像朵朵撒落在

空中的杏花。我又在纸上信手写出“落叶”,教室里的地面上落满

了枯叶,这时老师气冲冲走来。我感到自己被落叶压在底下,喘

不过气来。

 

差一点就抓住历史的尾巴

拽出一头大象。

在明朝万历年间

白花花的银子从西方流入中国。

从海上

茶叶、瓷器流向欧洲。

多么美好的时代!

教室里

如贝的记忆。丝绸般光滑的海面。

黑色的辫子。射雕英雄传。

 

上生物课时,讲到生殖系统老师就跳过去。

我们几个对着图表反复研究,也没有弄明

白。快毕业时,脱光身体,做体检。乳房

发育正常、蛋蛋大不大、包皮翻了没有,

像市场上买牲口。我看见女同学一个个脸

红着出来。

 

那一天在值班室

电视机里的雪花。啤酒瓶里的泡沫。

读到“开花的野豌豆”

泪流满面

 

每当深夜我拎着空酒瓶

看着睡梦中的你

如此陌生

我们已经三个月没有做爱。

 

我是从窗口上看见的,那时我住在招待所单身宿舍。床上四条腿

缠在一起,像蛇一样,具体干什么看不太清楚,我的心狂跳着。

我偷偷读过黑太阳,描述那个女的不穿内裤,掀起裙子就干。他

们关上所有的门和窗,没有时间没有太阳的升起和降落,让我喘

不过来气。那时我认识老丁,说艺术那玩意就是子宫,就是做爱。

地球就是巨大温暖的子宫。在第一届现代艺术展中,他把避孕套吹

出一个个无数的白色气球。他说,可以带你到太空旅行。

 

来到一片海洋

海面上到处生长着硕大的花茎

盛开火红的花朵

我没有见过这么多这么多的鲜花

我和另外几个伙伴在花颈上跳跃、奔跑

鲜花在我们脚下颤动。

海风吹来

花丛像海浪上下起伏。

 

他喜欢听崔健的摇滚。一无所有。

跟着感觉走。自由之路。存在的

虚无。吃了啦。啦了吃。

一切皆有可能。

你骑上自行车到在郊外旅行。

 

这绝对是骗人的。哪怕是向毛主

席保证。庄子说,乾坤一鸟笼,

世界一沙鸥。曾何几,杞人忧天、

南辕北辙成为现实。掩耳盗铃、

反恐、自由大行其事。一叶障目,

向前看,向钱看。你只能活着才

能爱才能恨或者忘掉。我来到恒

河岸边,沙滩在夕阳下蒙上一层

金黄。泱泱的河水也染上梦幻般

的色彩,温暖的河水漫上我的身

体,我看到一群牛的脊背在闪烁

随着波浪起伏。

 

十年陈酿。三十年陈酿。

味道不同

但这已不关乎酿酒师的技艺。

 

我拥有一个叫乌鸦的少年的现实的乌有。作一个无用之人吧!

作一个无用之材吧!比如法国泡桐,法国很浪漫,泡桐很疏松。

每天夏天会长出很多毛毛,飘得到处都是,钻进你的眼里,钻

进少女的短裙里,沾花惹草。草地上还留有你压过的印子。风

儿像橡皮擦会擦掉你的秘密。我递上绝交书,因为他泄露了我

姐姐的秘密。在南阳盆地,巴掌大的地方,没有秘密可言。像

泥潭里的青蛙,整天呱呱乱叫。我有个写诗的朋友叫魔头贝贝

他说写诗就像畜生在做梦。还有个画画的老丁,画画就是焚烧。

现在老丁老了打不动鸡了画不出画了。

 

画面被一块石头击

中,起伏的波纹让

毛主席的画像扭曲

像一张撒开巨大的

网。那是一种需要

那是一种需要需要

祖国的花朵一朵纸

叠的白花。在毛主

席逝世那一年,我

们叠了上百朵花戴

在胸前。随后发生

了唐山大地震,死

了很多人。在二十

年后的克拉玛依台

上一个人拿着话筒

喊:同学们不要动

请主席台上的领导

先走。领导都走完

了,大火笼罩了整

个剧院,几百名祖

国的花朵和园丁就

这样烧死了。

 

张波死了。大学毕业没几年,从自家楼梯上摔死(是失恋自杀

还是神经失常),另一个同学阿力疯了,炒期货时他老打电话,

说有一个高干子女在追他,后来他又说,老觉得有警察在跟踪

他,再后来就真疯了。

 

让他们把黑猪毛里的白猪毛挑出来把白猪毛里的黑猪毛挑出来

时间有的是,在监狱、在精神病院、在单位。他穿的窝窝囊囊

老婆跑到外地打工,提前退居二线,老婆回来了,女儿上班了

搬进140平米的大房子了,早晨刷牙,磕一下,又窝窝囊囊死

了。还有退休的老刘,在一次歌颂党的大合唱上,一激动,心

脏病突发,等急救车送到医院断气了。

 

一了百了,留下夏洛蒂的床底之争。上学那会我给她写过一封

信,说她像那辽阔的海岸,我是那一朵小小的浪花,不知她能

否拥入怀抱。她只给我寄了一封明信片,正反两面什么也没写。

十年后,我在收拾东西时,发现有一角翘起,撕开,里面有字。

我看都没看,撕了,扔进纸篓。

 

多么可笑的爱!墙上的悬挂

闹钟左右摇摆,在一次次猜

测中悬挂。海德格尔说,对

此可以悬而不议。达利说,

时间是你正在吃的一盘大虾,

从深海里打捞。佛洛依德说,

人类的文明史就是性史。福

柯说,世界是一座环形的监

狱。我们要为我们的预言、

诅咒、梦境负责吗?如江中

怪兽,含沙射影。不,我们

是弱小的蚯蚓。生活在黑暗

中,在各自挖掘的隧道(也

许是坟墓)中孤独。也许会

有打通的一天,在给孩子买

玩具时我在想。笼子里的小

白鼠,踩着旋转的轮子,原

地不动,又绝望地无限往前

奔跑。


2011年6月


【简介】雨人(1966-),广东平远人。现居河南南阳。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