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德卷

2012/4/23 0:00:00

【新世纪长诗大展与评论·文本(27)老德长诗】


《搞》


搞是个什么词

 

搞不仅仅是个动词

还有点名词的意味

说这话的是王小美

她是个幼儿老师

对词语有一种天然的感应

而小张却认为

搞只能是动词

一边动手

一边把自己弄得很高

是中国典型的象形文字

当时我们在一家小酒馆喝酒

她们争论不休

我在一旁笑道

急于为自己辩解

我没搞过

不知道搞是动词还是名词

你很坏 王小美说

而小张则说,你真坏

 

很多年前

 

庞华写过一篇中篇小说

就叫《搞完了》

从他的语气中来看

整个过程就像搞得很艰难似的

最后 还是

搞完了

 

搞什么搞

 

说这话的是个瞎子

在一个漆黑的夜晚

他对一个聋子说

而这个聋子

并不领会他的话

还在暗地里

不停地搞

其实那天

天并不黑

太阳真的很大

 

小戴说

 

能搞就搞

不能搞的别搞

这是个原则

比四项基本原则还原则

切记

 

世界上总共有多少种搞法

 

没有人做过统计

但所有的搞都是一个过程

老白的高明之处

就是足不出户

就可以搞定许多事情

而我呢在这方面是个脑残

总是把许多事情搞得乱糟糟

搞得自己不敢抬头见人

比我更脑残的人

还没开始搞

就让人家发现了蛛丝马迹

 

搞不定

 

搞不定自己

绝不能把自已搞砸

 

怎么搞得没事吧

 

那天半夜

小张打来电话

急匆匆地告诉我

一个月来了两次月经

怎么搞得没事吧

我几乎是很专业的告诉她

月经不调

荷尔蒙过盛

还有另一种可能

阴道里残存异物

小张说 流氓

我说 这不流氓

这只是一种科学分析

 

你想怎么搞

 

说这话的是李书记

而对面的杨区长一时语塞

不知怎么回答

问题是由旧城改造引起的

因为要赶时间

杨区长想强制拆迁

而李书记的方案是分片包干

区领导牵头做好几个钉子户的工作

该出钱就出钱

让拆迁的工作和谐进行

杨区长已调动了公安和城管

听到李书记这话

只好通知公安和城管

取消行动

 

搞没搞

 

十日搞十人

千里不留名

事了拂衣去

谁知搞没搞

 

搞破鞋

 

我远方的族亲

三十多年前因为搞破鞋

被人抓去游街

和他一起游街的还有一个年纪比他小一点的女人

脖子上挂着一双破鞋

这当然并不是

搞破鞋的全部

搞破鞋的真正含意

嘿嘿

我不告诉你

 

你到底想怎么搞

 

在洗浴中心

郑先生和陈小姐

己经洗得干干净净

陈小姐把门反锁之后

问郑先生

你到底想怎么搞

郑先生笑着说

我不想怎么搞

只想你舔舔

我的屁眼

 

谁搞得鬼

 

记得上个世纪最后的一天

为了迎接新仟年的到来

我和王小美来到了星期五酒吧

喝了很多酒

还和邻桌的吧友

聊了很久的天

在半夜的时候

我打电话给高翔

叫他过来喝

他说明天还要加班

讨论一个酒店的设计方案

我突然感到有点孤独

想走

王小美问我怎么啦

我说没怎么

王小美说 我给你唱首歌吧

好哇 就唱《掌声想起》

孤独站在这舞台

听到掌声响起来

我心中有无限感慨……

当王小美在掌声中从T台下来

一屁股坐在我身边

猛地又站了起来

谁搞得鬼

王小美一边摸着屁股一边说

吧椅上尽是酒

把我的屁股全搞湿了

 

还说搞

 

廉颇老矣

尚能搞否

不搞白不搞

搞了也白搞

不搞真意思

就搞新意思

廉颇尚此

我辈何哉

 

搞错了

 

这是警察老王

给我讲的一个故事

三十年前他在派出所当片警

有一天夜里

一对双胞胎姐妹来报案

姐说她被妹的男朋友强奸了

妹拿出了一条内裤

上面还有残存的精液

我们把那个小伙子抓来

挺文质彬彬的一个男孩子

还戴着一副眼镜

审后我们才发现

他和妹妹谈恋爱

却和姐姐上了床

关键一点

他自己还不知道搞错了

今天和妹妹上床的时候

还说着那天和姐姐在床上的事

最后犯了流氓罪

被判了二十年

 

谁搞了谁

 

这几天世界杯四分之一淘汰赛

把我的生物钟搞得黑白颠倒

昨天和水笔赌球

橙色军团把五星巴西送回了家

我输了一桌酒

今天阿德大战

我又赌阿根廷赢

但网上一则消息让我突感不妙

说是马拉多纳搞了德米凯利斯的妻子

这个阿根廷的中后卫

说不定今夜会放水

好在赛前老马出来澄清

世界杯期间我没乱搞

德米凯利斯的妻子伊万格琳娜也说

谁搞了谁

赛后才知道

 

爱怎么搞就怎么搞

 

这是一种很自由的搞法

也有一种理想的成份

王小美就说了

偶尔为之

要看地点 时间和条件

小张也说了

那得先把自已搞醉

阿里娜早就说过

一生中爱怎么搞就怎么搞

也就那么几回

我却说

隔墙有耳

 

另一种搞法

 

就是把事情搞大

这一点农民工小王比较厉害

老板克扣他工资

他就爬到快要封顶的屋顶上

说是要跳楼

公安消防队来了都无济于事

他就是坐在屋顶上不下来

后来老板拿着钱

跪着 求他

他才下来

下来了之后

他二话没说

买票回家过年去了

事实证明

这种搞法比较成功

 

还有一种搞法

 

就是随便搞

这是一种交易

常在KDV和夜总会发生

过程有点敷衍了事

当然夫妻之间

也常这样

 

搞了再说

 

这是一种不负责的搞法

后患无穷呀

这种搞法多半发生在青春期

历史上也有个案

比如晚年的毛泽东

就搞了一场文化大革命

让我们深受其害

 

再说搞

 

源于湖北方言

是一个万能动词

搞不清楚

搞球不懂

瞎搞

搞什么搞

搞什么飞机呀

搞个鸟

恶搞

搞莫名堂

 

你是怎么搞的

 

张总把画册摔在我面前

随口说出这句话

还说这次脸丢大了

在国际博览会上出了丑

画册上的公司名都搞错了

我只能灰溜溜的拿起画册走人

再不敢给他提印刷费的事

 

还得继续搞下去

 

唐纳说

酒店搞不成了

面临着诸多问题

没有发票

客人也日见稀少

还有潜在的官司

光设备装修

就投了几十万

无论如何

还得继续搞下去

 

在别人博克中发现的一段话

 

搞字

从手

高声

在甲骨文没发现

在《说文》中也找不到

白话文之后

这个字才异常活跃

男人喜欢搞

女人习惯被搞

搞来搞去

乐此不疲

 

搞对象

 

蚊子喜欢苍蝇

又不好意思表达

只好叫蜜蜂当红娘

蜜蜂对苍蝇说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

谁叫你们有共同习性

你就让它叮一口吧

苍蝇就让蚊子叮了一口

这一口叮得好痒

好球舒服

苍蝇离不开蚊子

在一个节日里

它们终于举行了婚礼

成了一对小夫妻

 

王小美说

 

老白那个人还是挺然搞的

昨晚搞了那么多酒

还能开车

我说 我也很能搞

有时候喝多了酒

就什么事情也搞不成

王小美说 这不是酒的问题

而是你今不如昔

我说 也不能这么说

那时我们挺二的

应该是昔不如今

 

水笔还想继续搞下去

 

尽管很难

但开弓没有回头箭

生活就是这样

你不搞它

它就要搞你

任意好已经精疲力竭

搞还是不搞

确实是个头疼的问題

不知阿斐搞得怎么样

搞了这么多年

竹篮打水一场空

但也享受到了一种美妙的过程

我已经搞惯了

停不下来

但愿一辈子能搞下去

搞不下去也没关系

我会抽支烟

望着墙壁

 

如果搞是万能的动词

 

那么干 弄 日

又是什么样性质的动词呢

语言学家为难了

他们对词根和词性

可以长途贩运

对于约定俗成的词语

却拿不出自已的主见

王小美说 干

还是不好 太粗鲁了

小张说 弄

太物质化了 弄了半天

也没有什么声响

阿里娜说 日

确实是个美妙的过程

但总是叫人难以启齿

我说,那还是搞吧

这样大家都比较亢奋

 

计划性的搞

 

总比没有计划性的搞容易成功

但人这种动物很怪

总以为自已比别人聪明

其实并不想搞

可一个眼神不对

就搞了起来

这种搞缺乏理性

搞得不小心

就会家破人亡呀

但我爸不这样认为

他说

此时不搞

枉为男人

 

小张总喜欢从后面搞

 

彼此太熟了

面对面地搞

大家会不好意思

还是从后面搞吧

这样可以搞得很深入

还可以不顾廉耻

 

东搞西搞

 

这是男人的毛病

女人有这种毛病的人也不少

比如王小美

有时喜欢和我搞在一块

有时也会和其它人搞在一起

我问她为什么要这样搞

王小美只是笑笑

并不回答我

 

毛泽东就搞得很成功

 

至少在他生前

死后呢

让历史去评说吧

 

搞完了

 

好不容易搞完了

并没有一种满足感

身心疲惫

等缓过神来

又想接着搞

庞华就说

搞了和没搞一样

但搞了总比没搞好

这里的搞

包括钱

包括某个事情

当然也包括女人

还有其它


2010年7月2-6日初搞

7月8日再搞


【简介】老德(1962-),江西南昌人。著有诗集《本色演员》。现居南昌。


更新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